FT中文網書評 | 陳東昇的藝術藍圖:從“中間人”到“守護者” - FT中文網_香港本地物流
登錄×
電子郵件/用户名
密碼
記住我
請輸入郵箱和密碼進行綁定操作:
請輸入手機號碼,通過短信驗證(目前僅支持中國大陸地區的手機號):

FT中文網書評 | 陳東昇的藝術藍圖:從“中間人”到“守護者”

《一槌定音》是陳東昇在2020年末修訂再版的口述體自傳,封面圖片中,他身着禮服張開雙臂,右手握着象徵交易權威的拍賣槌,面帶微笑氣定神閒,在寫作此書時,他已成功地完成了中國嘉德和泰康人壽的兩度創業。作為“92派”企業家中的領軍人物,陳東昇以“重啓改革”這一大時代親歷者的口吻,講述了他的經營之道,也袒露出他所信仰的處世哲學。創業上半場,陳東昇立志要做中國的“蘇富比”,中國嘉德順勢而生。嘉德創辦之初,以中國古代書畫藝術品為特色迅速獲得了市場認可,這不僅為陳東昇生帶來了“第一桶金”,還註定了在他的人生故事中,始終貫穿着商業與藝術這兩條並行不悖的線索。

“既要衝動又要定力”,幾乎是成功創業者必備的品質,通過《一槌定音》的場景還原,這條定律在不斷創業者陳東昇身上得到有力應證。如果不是他親自爆料,很難想象,當初他創辦中國嘉德的最初動機,竟始於他在20世紀80年代《新聞聯播》末尾無意間看到的一段畫面:神祕人物頻頻舉牌,在拍賣場上創造了梵·高代表作--《向日葵》令人乍舌的天價拍賣記錄。而彼時的中國,人均GDP不足200美元,是一個尚未擺脱貧困的國家。“但就是因為這樣太過強烈的對比敲開了一個年輕人的超級好奇心,一種原始的衝動埋藏在了我心裏。”1991年初夏,這份好奇心促使陳東昇決意創辦一家拍賣公司,但當時他所面對的卻是沒有專業背景、沒有行業經驗甚至沒有準入牌照,整個中國拍賣行業還處於“三無狀態”。1992年,憑藉“小平南巡”的歷史契機,陳東昇向文化部提出創辦嘉德的申請,憑着堅韌的幹勁,一步步拿下各路批文。在王雁南的引薦下,他與蘇富比專家進行了一次關鍵性的會面,通過與頂尖專業人士的交流,陳東昇將“只做中間人”這一拍賣行業的金科玉律確立為中國嘉德的長期戰略價值核心,在過去的二十餘年中從未改變。

作為武漢大學經濟系最優秀的畢業生之一,陳東昇深知商業模式對企業存亡的深遠影響。拍賣作為一種特殊的交易模式,其魅力就在於最大化地遵從“公開、公平、公正”的三公原則。當拍賣公司恪守“只做中間人”這個遊戲規則時,才能從底層邏輯上保證對買賣雙方的誠信。這個道理簡單得有點像“裁判員不得下場踢球”,但“利”字面前最簡單的原則往往也最難堅守。在長達二十餘年的行業廝殺當中,“中國嘉德”既不是最熟知文博領域的近水樓台者,也不比背靠國企的對手更具資金實力,但是將“長期主義“核心價值理念貫穿至企業每個運營細節後,中國嘉德獲得了國內外藏家的一致認可,很多人提到嘉德的時候都會以“扛得住誘惑”、“恪守拍賣行業本分”等標籤給予高度評價。2018年在創辦25週年之際,中國嘉德奪得了全國文物拍賣企業的五項第一,其中“實收佣金第一”這項桂冠足以説明其在本土藝術品交易中所具有的真實地位。

《一槌定音》的副標題是“我與嘉德的故事”,故事中的一個看點即是本書大量的配圖:在創辦沿革的紀念照片中,可以看到陳東昇的事業夥伴,也可以洞察他所構建的社會關係;在歷年成交的明星拍品中,可以領略嘉德為藝術品市場的繁榮和海外文物迴流立下的赫赫戰功;在泰康收藏的藝術品中,可以大致揣度出陳東昇對現當代中國藝術的個人偏好;在其私人影像中,也可以更為直觀地瞭解他的家庭和秉性。書中登載了一幅拍攝於1989年的作者肖像,他神情嚴肅、目光深邃,這幅照片的圖片説明是“作者在思考自己事業發展的未來”。

時隔三十年,歷史也邁進了新的篇章,對於陳東昇來説,當泰康保險躋身全球財富500強後,2019年初春他宣佈啓動泰康美術館項目,決心打造“中國MoMA”。眾所周知,MoMA(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始建於1929年,是全球頂級美術館之一,被公認為藝術品最理想的終極“守護者”。通過這個願景,可以看到陳東昇決心通過泰康美術館為載體,努力為中國當代藝術市場進入新的里程碑階段不遺餘力地完善藝術市場生態,並堅持“長期主義”的戰略性投入。

改革開放已經走過半個世紀的征途,中國已晉升成為GDP的全球第二,一批具有國際競爭力的文化企業活躍在國內外市場上,但當代中國卻還沒有一家可以在國際舞台具有同等對話資格的現代美術館。從“一張白紙”做到能夠與曾經的榜樣蘇富比勢均力敵,中國嘉德的成長之路經歷了二十餘年,如此看來,籌建中的泰康美術館也將會走一條全新的開創性發展路徑。這將再度考驗陳東昇的藝術熱忱,考驗他的商業智慧以及“92派”企業家所特有的參與中國社會轉型的歷史使命感。無論是創建中國嘉德、泰康保險集團,還是正在籌建中的泰康美術館,創立值得驕傲的中國企業品牌、不斷尋找新的賽道並努力成為行業中的領航者始終是陳東昇的創業理念,無論走哪條路,連續創業者陳東昇始終堅持着“商業長期主義”的初心。

版權聲明:本文版權歸FT中文網所有,未經允許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轉載,複製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權必究。
設置字號×
最小
較小
默認
較大
最大
分享×